豪华跑车奔驰“鸥翼门”的家族史

名商网2016-10-15 09:00:00责任编辑:Lisa阅读量:72
分享到
奔驰作为被公认的世界上最成功的高档汽车品牌之一,其质量与外观必然上乘,奔驰跑车中的“鸥翼门”大家了解吗?我们来看看“鸥翼门”家族史吧。

对于汽车收藏家和经典车爱好者来说,作为蒙特利赛车周末的重头戏,圆石滩优雅竞技是一次绝对不容错过的巨大盛宴,历届都会吸引无数人到Pebble Beach朝圣,迄今为止已经走过66年。在这里,参赛车能否获得最高级别的优雅竞技奖,保持原装和完整度相当重要(如果历任车主中有某位是明星或皇室成员,这辆车的背景也会是一个加分项)。今天,车城网小编就带大家领略一番圆石滩车展的独特魅力。

当你走在这片绿油油的草地上,欣赏着见证汽车发展的经典车,永远不会觉得无趣,更何况,众多厂商每年也会在这个重大的节日展出新车或代表未来风向标的概念车。

 

圆石滩展出的1938Horch853,即组成现代奥迪的四厂商之一

今年,奔驰在圆石滩开始之前就放出一张迈巴赫6的侧面图片吊人胃口,不得不说在看到一条极其低矮又修长的弧线时,小编还是挺感兴趣,想起了美国流行过一段时间的"私人豪华车"。此类拥有巨大身段的豪华车注重形式主义,甚至隔着屏幕通过图片也能感觉到浮夸的气场,目的只为主副驾驶提供最舒服的享受,至于载客量,后备厢容积,油耗经济性,一切和性价比相关的东西一律不重要。

 

1938年奔驰540K Autobahn Kurier(高速公路信使)

说实话,只看侧面图,小编满心期待着可以见证一台优雅的复古豪华跑车的诞生。不过当奔驰放出整车图片时,不禁有点失望,竟是一对眯眯眼和张牙舞爪的隔栅,挂着迈巴赫的标志却长了一副呲牙咧嘴的模样。不过,奔驰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2004年以SLR为基础的迈巴赫Exelero就丑到让人掉下巴,难道新世纪的迈巴赫跑车注定长这样?

 

奔驰-迈巴赫6

还好这只是一辆概念车,当然也不排除某个设计元素会出现在未来新车身上的可能。奔驰的设计团队一方面在量产车上推旧出新,另一方面又在"门面车"上不断重现经典设计。迈巴赫6的格栅显然沿用了以往的设计,细长的"獠牙"仿佛在提示灵感来自上世纪50年代的奔驰W194赛车。

 

奔驰W194SLS AMG

六年前奔驰推出了SLS AMG,鸥翼门的酷炫开门方式立刻俘获不少人的心,随后出演了迈克尔·贝的《变形金刚3》,SLS的大火让前任300SL受到不少关注度,毕竟距离奔驰牌鸥翼门的上一次出现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300SL的成功不仅归功于麦克斯·霍夫曼的慧眼,更重要的是W194的底子足够优秀,不过这辆车的起源绝对出乎人意料。

二战的爆发导致众多事情一度停止,比如赛车事业,奔驰在1939年战斗打响之后,结束了赛车的研发,摇身一变成兵工厂,开始为军队生产物资。到了战争结束后,虽说作为主战场的欧洲满目疮痍,但美国为了限制苏联,拿出了131.5亿美元扶持西欧,执行马歇尔计划极大促进了欧洲的发展,19481952年成为欧洲历史上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工业生产增长了35%,农业生产实际上超过了战前的水平。

加上朝鲜战争的爆发,美军的物资均由德国和日本生产,也成为两个战败国的崛起原因之一,随着德国经济状况逐渐好转,奔驰在1951年春天的法兰克福车展推出了旗舰车型Type300,在50-60年代,300比肩劳斯莱斯银云,象征着最优雅的造型,最强劲的动力、最昂贵的价格以及最豪华的内饰,以上加起来等于300是一辆又巨大又笨重的豪车。

 

奔驰Type300

二战前,奔驰的银箭赛车多次在赛场上夺魁,W1251938年在公开道路创下434km/h的速度记录,此时站稳脚跟后,戴姆勒-奔驰主席Wilhelm Haspel决定重新为旗下车型镀金,要求工程师时刻注意赛事动向。

奔驰的野心的确不小,二战期间德国遭到英美联军长达5年的轰炸,想象一下,在1947年终于扫清了战争遗留下的废墟,拿出战前的工具和设计,重建工厂和生产线,再次宣布开张卖车,走到这一步会是多么不易,现在还想要花一笔钱到赛车中,他们很快就发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资金真的不足以开发一辆全新的赛车,只好和其他车型共享零件。

1951年秋天的巴黎车展上,奔驰展出了双门跑车版300S。主席问发动机工程师Fritz Nallinger,如果我们以300S为基础造出一台赛车,未来的前景会如何?Fritz听了直摇头说没戏,在一辆豪华轿车底盘上开发的赛车几乎没有任何胜利的希望,300实在是太重了。

转折发生在Wilhelm Haspel主席突发脑溢血身亡的19521月,奔驰下定决心研发一台重量级赛车。

 

奔驰300S

管理层告知Rudolf Uhlenhaut,上级让你来搞一台赛车,Rudolf作为银箭赛车系列的工程师和赛车手,说好啊,过去拿了不少荣耀,现在又要重振雄风了,不过听到发动机和变速箱都是来自Type300,估计心凉了一半,拿一款民用车的发动机下赛道,行吗?

这还真有过先例,捷豹就做过这种事,XK120的发动机正是来自同门轿车Mark 7,结果跑出惊人的速度,何况Type 300M186发动机研发了三年时间,采用单顶置凸轮轴,铝制汽缸盖和大号进排气阀。

但原装M186的发动机仅有115马力,即使经过众人的挖掘,也不过增加了60马力,要知道奔驰在1939年的W125赛车,同样的排量,更小的体积比M186多出几乎2.5倍的动力,只要是头脑清醒的人,就知道175马力没办法带一个冠军回家,既然发动机和变速箱的重量没办法再降低,动力也无法再提高,Rudolf只能通过车身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了。

 

奔驰M186发动机

当他画出再制造出W194的子弹造型时,发现塞不下发动机,因为块头太大了,M186的设计师也没想过某一天要搭载于赛车上,放在300身上倒是非常合适。可能大家会想,这不简单吗,先放入发动机,然后在发动机盖上加一块板盖住凸出的部分不就完事了,可赛车讲究空气动力学啊,再说W194先天条件太差,唯一可以改进及超越对手的地方在于车身,如果阻力太大,根本没有任何优势。

 

第一版W194

所以说脑洞不大怎么能当工程师,正着放不行,那就斜着放,W194的发动机向左倾斜了50°然后塞进去,最终风阻仅有0.38,不过问题又来了,倾斜摆放的发动机不仅重心低,高度也低,无法安装传统的油底壳,所幸早在30年代,赛车为了降低发动机安装重心使用了干式油底壳,因此工程师为W194设计了一套全新的润滑系统,更重要的是,重心低可以提高赛车的操控性和稳定性,发动机性能也会进一步提升,可以说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刚好奔驰的仓库里还剩下未使用的铝制飞机机身材料,好钢用在刀刃上,这是好铝用在车身和框架上,接下来Rudolf需要面对的问题即框架,几年前他还在担任奔驰的汽车测试主管时,轻量化管状结构在他的脑海中构思了很久,而这个灵感来自单车的车架,随后设计师根据他的设想加上实际理论,制造出一个由细长管焊接而成的三角形框架,质量非常轻,扭转刚性却超出他们的想象。在扭力测试中,管状车架的强度比战前非承载式车身的W154赛车更高,这标志着框架的一个伟大进步,整个车架仅重50公斤,瘦身效果十分显著,硕大的300约为1780公斤,而W194仅有1100公斤。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工程师将所有努力的成果组装在一起,却发现如果使用传统的车门时,车架的刚度会下降,难道不装车门,只留个窗户?但任何赛事要求赛车必须存在两个门,方便车手直接上下车,白纸黑字已经无法改变,那就朝着自己的脑袋开一枪,再开出一个脑洞,赛委会没规定车门的准确铰接处,干脆在车顶装铰接装置,于是诞生了传奇的"鸥翼门"

 

一切就绪,W194等来胜利的秋天,在瑞士伯尔尼的一场比赛中,以包揽前三名的成绩完成漂亮的首秀,然后包揽同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冠亚军,回到德国,同样是包揽前三名赢下"真理之环"纽伯格林的格林披治周年赛,还有Mille Miglia(一千英里耐力赛)等等,基本在欧洲扫荡一圈后,他们漂洋过海来到Carrera Panamericana(墨西哥的泛美洲公路赛),在欧洲胜利是一回事,在欧洲以外获胜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赢下这场比赛,全世界都知道奔驰回来了,他们确实做到了。

 

1952年勒芒冠军-#21奔驰W194

仿佛全世界都没办法停下W194的脚步,轻量化车身和稳定的发动机成为耐力赛取胜的法宝,美国的经销商麦克斯·霍夫曼获知W194的战绩后,立刻要求奔驰为美国市场生产W194的道路版即300SL("300"说明源自豪华轿车300"SL""Super Light",超轻量化的缩写)

还没完,你听说过民用车动力比原型赛车更强的事例吗?这就要来一个。Rudolf联合了博世重新改造发动机,革命性地在汽车上(二战期间,这项技术已经运用在飞机上)用燃油喷射取代化油器,可将燃油直接喷入气缸,保证混合燃料更充分地燃烧,结果,300SL可输出215匹马力,比W194多出40马力,极速超过260km/h,成为当时最快的量产车之一。而300SL也成为世界上第一辆使用缸内直喷技术的量产车,此车立刻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

 

奔驰300SL

直到1955年勒芒发生史上最惨重的事故后,奔驰才停下在赛车场前进的脚步,但W194前格栅细长的"獠牙"却留在全世界各种大型赛事中,作为一个经典元素出现在后代车型中。如今,又出现在奔驰-迈巴赫6的上,说实话,只看侧面仍存在不小的吸引力,这一身段和迈巴赫Exelero几乎如出一辙,而如此曼妙的曲线同样存在一段小故事。

 

迈巴赫Exelero

1938年,阿道夫·希特勒为了巩固纳粹的统治,决定在全国范围内修建高速公路,这一消息的传开,让不少德国车厂开始研究空气动力学,筹划高速车的计划,一个名为Fulda的轮胎厂嗅到商业气息,摩拳擦掌准备开发适合高速行驶的轮胎,要求可以在200km/h的时速下保持稳定。

于是找来Doerr&Schreck车身制造厂和Reinhardvon Koenig-Fachsenfeld这位著名的空气动力学工程师,在顶级豪华车迈巴赫SW38的基础上设计出一辆浮筒状的流线跑车,风阻仅为0.25,要知道,当时的汽车造型仍偏向于过去高大的马车风格,前后轮拱十分巨大,因此风阻普遍在0.6左右,而这辆没有名字的轮胎试验车算是开创了汽车设计另一先河。

 

1939727日,此车宣布大功告成,Doerr&Schreck称即使这辆漂亮的跑车停在路边时,看起来也感觉是在以60km/h的速度行驶。然而不久二战爆发后,这辆试验车消失于动荡的社会,是摧毁或停在某个谷仓内,没人知晓,但极其流畅的流线却保存至今。汽车设计不就是如此,融合形式与功能,在传承和突破两个矛盾中不断进步。

文章来源:品牌联盟网

-------------------------------------------------------------

关注微信公众号品牌早知道,品牌信息都知道!

分享到

上一篇: 一代香水帝国:娇兰的传奇故事!

下一篇: 没有了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