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诺贝尔奖与知识产权之间的爱恨情仇

名商网2016-10-30 09:00:00责任编辑:Lisa阅读量:13740
分享到
日前,伴随着美国民谣艺术家鲍勃·迪伦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喜讯传出,2016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名单全部出炉。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总能带来无限惊喜与争议。然而,少有人知的是,在诺贝尔奖光环的背后,获奖者们与知识产权之间的故事可能更为精彩。

 

当地时间1013日,伴随着美国民谣艺术家鲍勃·迪伦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喜讯在瑞典文学院揭晓,2016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名单全部出炉。一百多年来,知识产权始终与诺贝尔奖保持着难以割舍的情缘,既为获奖者荣获奖项起到不可或缺的推动作用,也向全社会传播着重要影响。

获奖作者“名利双收”

2010年,西班牙语文学巨擘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成为了第107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瑞典文学院表示,要向略萨作品中“对权力结构和个体坚持、反叛与抗争鞭辟入里的形象刻画”致敬。瑞典文学院秘书长彼得·恩格伦德则称:“略萨的书结构庞杂,角度多元,擅于呈现不同的声音与不同的时空。他还擅长于以一种崭新的方式去写作,因此也推进了叙述的艺术之发展”。然而这样一位“天赋如有神助的说故事者”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尽管已经“奖誉等身”,却难以在西班牙语世界之外的文学界占据与其文学水平相匹配的地位。在略萨之前,上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南美作家要追溯到28年前的加西亚·马尔克斯。彼时拉丁美洲的“文学大爆炸”在全世界引发了版权引进的风潮。马尔克斯的作品版权飙升至天价,而一些没来得及引进马尔克斯作品版权的国家甚至出现了盗版作品风靡大街小巷的怪象,诺奖获得者作品的版权价值由此可见一斑。20102月,经过对中国版权市场的仔细考察,马尔克斯的代理人卡门·巴尔塞伊丝宣布将马尔克斯作品《百年孤独》的简体中文版出版权授权给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新经典公司这段多年来对诺奖获得者作品的版权追逐也传为出版史上的一段佳话。

而与马尔克斯同为拉丁美洲“文学大爆炸”前锋的略萨此时却略显尴尬。早在2001年,略萨的作品就通过上海译文出版社引入中国市场。9年来,上海译文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上海九久读书人公司引进了略萨《给青年小说家的信》《胡利娅姨妈与作家》《绿房子》等多部作品,市场反响良好。九久读书人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2008年,该公司与西班牙最大的版权代理公司达成协议,以每部作品不到5000欧元的低价引进略萨《酒吧长谈》等5部长篇小说。上海译文社更是将出版略萨作品的举动作为吸引马尔克斯作品引进的“赠品”。不久后的同年10月,略萨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向全世界公布,各大图书电商的略萨作品立即被抢购一空,相关出版机构也随即宣布加印。“如今我们都一样了。”马尔克斯通过社交网络向略萨致以赞赏。有诺贝尔奖的加持,如今的略萨作品版权价值早已水涨船高,非但不再“买一赠一”,而是洛阳纸贵了。

推动国家制度完善

诺贝尔奖加之于获得者身上的光环,不仅可以使获奖者名利双收,也在推动一个国家的制度建设上发挥了重要的影响力。2014年,日本科学家赤崎勇、天野浩以及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美籍日裔科学家中村修二因在发明蓝色发光二极管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而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这个迟来的奖项,对于未能在5年的专利诉讼中得到满意结果的“蓝光之父”中村修二而言,并不是最终的答案。

1988年,供职于日亚化学的中村修二向公司董事长提出要制备氮化镓蓝光发光二极管并获得同意。然而科研道路坎坷不断,产品没能立即打开市场,因此公司中止了对该项目的资金和设备支持。业余时间偷偷研究该项目的中村修二终于成功研发出蓝光LED技术,公司随即在1990年提交了专利申请,1993年推出产品,并在1997年获得专利权。在2002年的东京地方法院判决书中显示,截至判决时,这一发明专利所产生的直接效益高达1200亿日元,还不包括未来收益和向其他公司许可专利权的收入。但日亚化学仅支付给中村修二区区2万日元作为提交专利申请和获得专利权的奖金。对公司失望的中村修二于1999年辞职并加入美国Cree公司。2000年,日亚化学提起诉讼,称中村修二在新东家的工作侵犯该专利权;2001年,中村修二也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该专利权系归属于自己,并要求日亚化学支付其20亿日元作为专利使用费。2002919日,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作出了判决,驳回中村修二的专利权确权请求,判定该专利权为职务发明专利,权属归于日亚化学,但日亚化学应向发明人中村修二支付200亿日元的使用费。

原来,日本《专利法》在1899年制定之初,未对员工职务发明的归属作明确规定,直到1909年才明确职务发明为“公司所有”。1921年修订法律时改成了“员工所有”,但公司通常会通过约定的方式占有提交专利申请的权利,尽管法律规定应予以发明人“适当酬劳”,却未规定何谓“适当”,因此公司往往只给员工极少的奖励。处于弱势的员工也只得选择沉默。中村修二认为,判决不仅承认了其个人的职务发明成果,更重要的是激发了日本年轻人对学习科学、研究发明的希望和兴趣。

然而,日亚化学不服判决,提起上诉。最终在2005年,不堪诉讼重负的中村修二同意和解,接受了仅为8.4亿日元的赔偿额。对此中村修二悲愤地说,缺乏对职务发明人保护的日本“司法制度已经腐烂”,呼吁日本的科研人员“应该到更能体现创新价值的国家工作”。

尽管中村修二没能获得满意结果,但这一案例却促进了日本职务发明专利权利益分享制度的形成与改进。不少科技企业从中吸取教训,取消职务发明奖金上限。佳能、本田、武田药品等日本企业纷纷制定对职务发明人予以重奖的政策,推动日本完善职务发明制度。日本特许厅提出了修改日本专利法第35条关于职务发明制度的提案,修改后的条款把职务发明创造的专利申请权直接赋予职务发明人所有。该修正案于200541日生效实施。

2014年,加入美籍并在美国工作的中村修二终于凭借蓝光LED技术赢得诺奖,为自己的创新成果正名。这一记“耳光”也警醒了日本企业。中村修二获奖后,日本掀起了修改专利法、完善职务发明制度的热潮。20157月,日本经济产业省公布了日本专利法的修改案,其中,为了进一步促进日本的技术创新并鼓励发明创造,修改了职务发明制度。修改案规定,如职务发明专利权约定归属单位的,发明人拥有获得合理的金钱或其他经济利益的权利。一件专利纠纷推动了一个国家职务发明制度的完善,激励着更多企业研究者发明创新,这种巨大推动力也许正是诺贝尔奖拥有的独特魅力。

前车之鉴警钟长鸣

对诺贝尔奖的追逐固然激励着一代代人为之拼搏,却也有些科研人员和创作者为了获奖而不择手段地“走捷径”,最终在专利申请这面“照妖镜”下现出原形,身败名裂,甚至身陷囹圄。

自从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因制作出诱导多能干细胞(iPS)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之后,多能干细胞在日本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神奇词语。2006年,山中伸弥在世界著名学术杂志《细胞》上率先报道了iPS的研究,随后世界各地不同科学家陆续发现其他方法同样也可以制造这种细胞。此后,日本文部省主动向其所隶属的京都大学及山中伸弥的研究团队提供法律顾问,指导并帮助他们将与iPS细胞开发有关的技术在美国、德国等制药大国全部提交了专利申请,以期保护日本科学家的知识产权。201111月, iPS开发有关的专利申请在美获权。2012年,山中伸弥凭借该技术与约翰·戈登同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我原本是一名默默无闻的研究者,没有国家对专利申请的大力支持,我无法顺利获得诺贝尔奖。”获奖后的山中伸弥将功劳归结于日本对其研究项目提交专利申请的帮助。

国家对专利申请的大力支持和获奖后的名垂青史,这种巨大的诱惑吸引着日本的干细胞研究者们埋头苦干,试图研究出更大的成果;各高校和研究所更是为了培养出新一代诺奖获得者而加大了激励力度。在这样一场名为投身科研实为追求政绩的狂欢中,“别人家的孩子”小保方晴子成为了最著名的一个牺牲品。20141月,年仅31岁的小保方晴子在英国《自然》杂志发表论文,提出利用三磷酸腺苷溶液浸泡细胞的方式可以制造出可复现的细胞球,即类似于iPS的一种新的万能细胞(STAP)。“一颗明亮的新星在科学界冉冉升起,”《朝日新闻》的一篇社论这样评价这位年轻漂亮的女科学家及其“杰出发现”。小保方晴子供职的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还与哈佛大学共同提交了STAP有关的专利申请。

然而成果公开当天,就有欧美研究者对其方法和结果提出质疑。在专利审查期间,小保方晴子及其团队无法重复论文结果,迫使RIKEN成立专门的调查委员会调查该研究。最终RIKEN调查委员会认定小保方晴子在 STAP细胞论文中有篡改、捏造等造假问题,属于学术不端行为,RIKEN也不得不撤回其专利申请。这位被日本媒体认为有望成为最年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的“21世纪最伟大的美女科学家”跌落神坛,一夜之间成为全民唾弃的“应当以死谢罪的撒谎精”,并将面临民事与刑事诉讼。

诺贝尔奖的引人瞩目,要求所有获奖和试图角逐奖项的人和成就都必须经得起历史的考验,而专利、版权等知识产权的公开性使得这种考验成为可能。2009年,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10年后,已故西班牙作家卡米洛·何塞·塞拉被巴塞罗那法院判决剽窃他人作品行为成立。法院认为,塞拉生前的小说《圣安德烈斯的十字架》中,有多个段落“改写”自已故女作家玛丽亚·德尔·卡门·福尔莫索的小说《卡门,卡麦拉,卡米尼亚》。这场诉讼历时11年,在此期间原告和被告双方都已告别人世。但法庭的判决向世人昭示,版权神圣不容侵犯,即使是诺奖获得者也决不能盖棺定论。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这个一生获得355件发明专利的天才也许没有想到,在他身后百年,以他的名字命名、以其遗产设立的这个奖项,会始终与知识产权保持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获得诺贝尔奖的璀璨明星们一年年老去,他们创造出的专利和作品也在被一代代人追逐甚至赶超,但,矢志不渝追求创新的精神,比诺贝尔奖奖金更宝贵,也将比诺奖奖牌更长久。

文章来源:东灵通知识产权

-------------------------------------------------------------

关注微信公众号品牌早知道,品牌信息都知道!

分享到

上一篇: 商标、专利、版权到底有什么区别?

下一篇: “金庸诉江南案”明年2月16日开庭!金庸代理律师:大侠出手是为整肃江湖!

用户评论

匿名2016-12-29 15:27:11

不错的文章!!!